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倔强的爱(日子征文·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剧本

一、自来卷的倔强

若说去外地上学前,梳着麻花辫的我是麻花辫,在邯郸求学时,剪去长发的我是蘑菇头,婚后的几年,头发长长又短短是小揪揪,现在又是长发过肩是大马尾。

麻花辫、蘑菇头、小揪揪、大马尾四种发型,陪伴我走过了不同的时期。回首往昔,印象更深的却是那倔强的自来卷。

自来卷具有遗传性,且会隔代遗传。自来卷形如其名,会生来就有或大或小幅度的蜷曲。我的自来卷属于比较轻微的,会有一些不规律的大波纹,尤其刘海最明显,往一边蜷曲,就像烫过一样。

我不是很喜欢这个自来卷,所以我烫过各种各样的卷,以期掩盖它原本的自然蓬乱。可这些烫过的卷卷,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松散、会消失,只有那自来卷,始终如一地保持着最初的弧度。

我又很喜欢这个自来卷。这自来卷仿佛是我们一家人的标签,不仅我们姐妹这样,父亲这样,父亲的兄弟姐妹,我们的叔伯兄弟姐妹也都这样。这真是自来卷遗传性的最好证明呢!

父亲是遗传的爷爷的自来卷。爷爷去世时,父亲刚刚十六岁。原本爷爷说,等父亲高小毕业,就将自己的中医衣钵传承给父亲。

父亲说学中医叫“拉抽屉”,父亲也愿意像爷爷一样,因医德高尚,受村人敬重,还可以凭借自己的本事,让家人生活得更好。

爷爷因病去世时,父亲高小还未毕业,拉抽屉成为他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他还来不及怅然,就要面临全家大大小小的生计。虽然不能拉抽屉,但父亲还有一双手,他虽不能像爷爷一样治病救人,但他可以凭一把子力气,去松土,去播种,他背起旧衣服,去离家三百公里的地方,去换山药干。

父亲曾不止一次地说起过,下了火车,他背着一百多斤重的山芋干,一步一步地走回家。这种执着,源自于爷爷,爷爷从拉抽屉,到行医,始终坚持学习医书,遇到难题永不放弃。多苦多难都坚持着撑着八个孩子的家。

爷爷仅有的一张单人照并不是照片,是一张画像,时年四十岁的他,脸瘦长,短发微卷,眼窝深陷,嘴巴微张,是一副年轻愁苦的模样。

父亲说,爷爷的五个儿子中,二大爷最像爷爷。可我感觉二大爷的五官像,但父亲的头发最像。

父亲十九岁去当兵,之后在外安家,两地奔波,为了自己的小家,和奶奶的大家,工作多年后,他都没有一分一毫的积蓄。每到月底,还会和母亲一起,翻所有衣服的口袋,以期会找出遗漏的几分钱。可那口袋就是秃子的脑袋一样,根毛没有。父亲会自己忍饥挨饿,也不会让我们吃一点苦。

为了让我们获得更好的教育,父亲决然地放下当时如日中天的事业,他选择换到沧州,白手起家。终于,我们姐妹都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一个一个陆续考上心仪的学校,拥有稳定的工作。可父亲一直到退休,都是刚刚调来时的级别。父亲从未将这种失落告诉我们,在他的眼里,只要孩子好,付出什么都值得。

父亲的倔强,就像他的自来卷一样,难以控制;父亲对家人的爱,也如他的自来卷一样,从不刻意而为。

记得有一次,我买水果,正遇到父亲,顺手想一起结账。可父亲却坚持自己结账,弄得我特别尴尬。争了多次,父亲仍毫不让步。气得我只想哭,无奈跑去跟母亲抱怨,母亲却不以为然:你爸不一直这样吗?下次再遇到,你不会让他帮你结账呀!他一准高兴。

哼,我才不。虽这样说,却在暗想:许是自己的忙碌忽略了父母的需要,从那儿之后,会想着或多或少买一些必需品给父母送过去。每次花钱并不多,父母都会心疼我们花钱而唠叨很久。

父亲是一个慈父。打小若犯错收拾我们的,指定是看上去老和蔼的母亲。我会哭着喊:只拧,别转圈。父亲会过来劝,母亲则会狠着脸故作使劲,手上的力道却暗暗地减了几分。

随着年龄的增长,父亲的膝盖越来越不好,他原本一米七五的身高,此时因为双膝微向外拐,走路蹒跚,看上去也就一米七多一些的高度。

我们一直劝说父亲去医院检查手术,父亲却执意不肯,父亲说,能凑合着走,就坚决不去。若真不能走了,再去也不迟。父亲每走一步,都会不由地“哎呦”一声。即便如此,他还不放心让我们做饭,每次去了,他都要当大厨。每次从厨房走出来,都会大幅摇摆着身子,一步一“哎呦”。我们想扶,父亲却倔强地推开我们的手。

父亲的味觉仿佛不如从前了,母亲的嗅觉也仿佛退化了。这个表现在父亲揣碱、母亲闻碱面是否合适配合蒸的馒头,有时会缺碱或者冒碱。每每这时,我们都会抢着将这些馒头或包子拿走,生怕他们知道,父亲曾引以为傲的揣碱馒头,没有了最初的味道。

但父亲的爱,就如他虽花白、但依然蜷曲的自来卷一样,依然如初。

我们姐妹的亦是一样。姐姐妹妹因为各自的原因,面临第二次择业选择。父母忧心忡忡,生怕她们的日子会变得艰难。想着办法去贴补她们。

但姐姐妹妹秉承了父亲的倔强,怎会如此轻易跟命运低头?!

大姐下岗后,艰苦创业,在保洁领域站稳脚跟;二姐下岗后,以多年的工作经验为基础,勇敢地挑战新领域,像学生一样认真学习,也拥有了收入稳定的工作;小妹也是一样,在自己的岗位上,越做越好!

我们从父母身上得到的爱,亦像自来卷一样地被传承、被延续。

父亲老了,他“故地重游”的想法,成为一个难以实现的梦。我们姐妹怎会让父亲如此怅然!每次出行,走到父亲曾到过的土地上,我们都会像父亲一样拍照,端正站在风景区的正门,双脚呈“稍息”的姿势。目光犀利地看着镜头。然后请父亲边看边讲说过去的事情。此时,我会暗自欣喜:可以代替父亲走天下,何尝不是爱的延续!?

今天,是父亲节。谨以此文献给父亲!

二、鸡蛋张的倔强

鸡蛋张不养蛋鸡了,因为他要照顾女儿家的女儿。

或许是想着女儿和外孙女都需要这来自笨鸡蛋的营养,他从去年开始饲养笨鸡。

四十只鸡仔,其中有19只母鸡。其余的21只公鸡,已经在长够斤两后,陆续分给家人。尤其那准备中考的孙子,是最大的受益者。

养殖规模并不很大,鸡蛋张却依然很用心。偎在边房一角的鸡舍,最初只是两面铁丝网。他一点点地往里面添置鸡窝、水槽、顶棚。

天冷时,给铺上麦秸,天热时,增多喂水量。尤其到了开春,他定期将鸡笼打开,鸡宝们会撒丫子跑向附近的油菜地、野菜地。到时间叫它们回来时,鸡蛋张并不需要去找,而是用一根木棍敲击饲料桶,“当当当当”,只见领头公鸡带着一群母鸡,像一架架飞机一样,伸长脖子,俯冲进院子,围着饲料桶,快速点头吃着玉米粒。

鸡蛋张攒了鸡蛋,就给孩子们分开。沾着粪便、鸡毛、麦秸的鸡蛋,如乒乓球一般大小。其焦黄的内涵,丰富的营养,真是丰盈了家人的餐桌。

鸡蛋张的二儿媳打小生活在城市,却总是要写一些关于乡村的文字,每每来询。鸡蛋张都会耐心细致地讲解,尤其问到关于养鸡的部分。儿媳问:为什么用稻壳铺到地上,养鸡不用除鸡粪呢?鸡蛋张说:因为雏鸡的鸡粪是干的,混合到稻壳中,不会发粘,稻壳混合了鸡粪,还增加了原本不值钱的稻壳的价值,可以当肥料出售呢!

鸡蛋张说:我不用那个方法,因为咱家笨鸡太少,定期的清理一下,虽说累点,但咋说这些鸡也会更舒服。

鸡蛋张的女儿在城市上班,鸡蛋张的老婆常去照顾。鸡蛋张独守着老宅在家生活,对于这个农村男人,会有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

他不会做饭。不会做饭是农村男人的标签,他也不例外。但他并不会因此而坚持。已经年近七旬的他,开始笨拙地学习做饭。从切菜洗菜,到做汤熬粥,逐渐的,他成了做饭的行家里手。

他素来节俭,看到剩菜剩饭没舍得扔,热了好几次,感觉味道有异了,还坚持吃了。没成想,腹痛难忍。去医院一查,是因为饮食不洁造成的。

他懊恼万分。从此做饭更加精细。他的懊恼并非吃了剩饭自己难受了,而是花了孩子们的钱,耽误了孩子的时间。

鸡蛋张的身高不足一米七,体重刚过一百斤。但他并不瘦弱,撑着曾经骨折过的双腿,他可以拎起一百斤的鸡饲料。他将家里家外打扫得特别干净,穿衣镜擦得一尘不染。

每每听孩子们说喜欢什么,都会默默去买,喜欢吃什么,都会专门去种。他特意种过孙子喜欢的红薯、胡萝卜、石榴、脆瓜。红薯到了成熟时,谁都不让刨,专门等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回来才让动。

但凡好的,都让孩子们带走,家里种的枣子、红薯、豆子、黄瓜、南瓜、韭菜、茄子、辣椒、西红柿,还有鸡蛋、鸡肉、面粉,还有他老婆蒸的大馒头,每次都塞满儿子的小车。

女儿最近住在他家。那刚刚几个月的外孙女,真是一天一个模样,特别可爱。

他用自己黢黑的、满是皱纹的手,抱着外孙女,满是皱纹的笑脸,被外孙女水嫩红润的小脸衬托,真是感觉时光匆匆。

鸡蛋张过年时伤了手,却不吭气,过了许久才好;鸡蛋张因为脑供血不足多年,越发沉默;鸡蛋张准备再开春种上几棵桑葚,因为儿媳说,她很喜欢,全家都适合吃;鸡蛋张准备过一段时间,将笨鸡托给别人,和老婆一起去城市帮女儿看孩子……

鸡蛋张的倔强,就是全身心地为家人付出,他不多言,不多语,但并不高大的他,用粗糙双手捧着的鸡蛋、蔬菜、面粉,都在诠释着他倔强的爱。

鸡蛋张是大树爷爷,是我的公公。

值此父亲节,虽不能回家看望,但相信我们的爱,他亦懂得。他大约会继续侍弄笨鸡、蔬果于田间,他并不知道父亲节。祝福无言,爱无限。

贵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沈阳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后天出现的癫痫会不会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