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回归】别了,茂祖大哥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茶艺
破坏: 阅读:832发表时间:2019-02-24 09:18:00
摘要:我情愿相信,茂祖大哥一生所践行的杨氏家族多少代先人树起的良好风范和淳朴家风,定将会与日月共存,永远融入杨氏后裔的品行与举止之中,不断发挥着“祖德振家声”的不朽作用。

【回归】别了<a href=癫痫是否会影响患者的寿命,茂祖大哥(散文)" class="chatu" />
   茂祖大哥走了,为他癫痫患者抽搐时怎么护理好堪称完美的人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2019年1月18日下午,晓培侄在微信中告诉我,今天上午他爸爸在自己家中没有任何先兆,悄无声息地去世了。噩耗传来,虽然我并不感到意外,但事情真的到了发生这一刻,依然还是会有些猝然。
   从迄今所能够掌握到的情况来看,杨氏家族上几辈的先人中,男性寿命超过80岁的实在少见。我的高祖父杨文炳一生没有离开过自己生长的黄河边那座叫贺村的小村庄,他先后娶的两房太太,一个是梁氏,另一个是赵氏,生育了杨藩屏、杨锦屏两个儿子(因为按照惯例家中的女儿是不列入杨氏家谱的,所以后人便无从稽考)。哥哥杨藩屏生育一子,弟弟杨锦屏生育三子。四位男丁分别排序为:老大杨绍勋(字子猷),享年83岁;老二杨绍绩(字中元),享年59岁;老三杨绍业(字立甫),享年49岁;老四杨绍南,享年也不过60来岁,其中只有一人超过80岁。
   “绍”字辈的下一代人是“希”字辈,即我的叔伯辈中,堂兄弟们的前几位排序分别是:大伯杨希温(享年26岁)、二伯杨希良(享年39岁)、我父亲杨希恭(享年29岁)、四叔杨希俭(享年86岁)、五叔杨希让(享年22岁)、六叔杨希忠(享年76岁),其中唯有四叔杨希俭一人于2010年8月30日临近86周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辞世。这样看来,茂祖大哥在近几辈人中,应该是第二位高寿之人了。所以茂祖大哥曾经多次十分坦然地对我说,自己此生已经感到非常满意。
   与茂祖大哥的最后一面,是不久前我与老伴前去他家探望他。自从10年前大嫂方丽突发脑溢血在事前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辞世,茂祖大哥一直独自一人住在自己原先那座四层楼的老房子里。这次兄弟俩见面,谈得比较多的话题,自然是对身体健康状况的关注,不由得就会牵扯到人生感悟以及对待生与死的态度。大哥说:我今年已经接近85岁了,在我们杨家来说,已经算是高寿。前些时你大嫂辞世10周年,我风风光光地为她举办了一次最后的告别祭奠,就是要把我这辈子该做的事情都做完,如今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不论自己啥时候走,都完全可以坦然面对、顺其自然了。人如果没有尊严地活着,与其自己忍受痛苦,让家人受累,这样的长寿没有任何意义。如此看来,茂祖大哥与方丽大嫂夫妇俩此生不仅仅伉俪情深、琴瑟和谐,而且真的是称得上相互间心有灵犀,最终上天有灵,遂了他们夫妇的意愿。
   茂祖大哥1934年生,属相狗,与其妻是同龄人,比我年长将近一旬。记得新中国诞生不久,20岁的茂祖大哥新婚之喜,我当时还不到8岁,由大人带着参加喜宴,还需要大人抱着才能够夹到桌子上的菜。由于年龄上的悬殊,那时候在我眼中的大哥、大嫂都是十分高大而且十分风光的。新中国初期,国家各行各业需要大量青年才俊投入火热的经济建设中去,茂祖大哥以青年学生的身份拥护共产党、热爱新中国,积极投身新中国经济建设,被地方政府作为新青年精英选派前往首都高等学府硅酸盐专业培养,毕业后回到蚌埠担任陶瓷厂厂长。
   希字辈下边就是我们这一辈“祖”字辈了。茂祖大哥是我二伯父的长子,但在我们这一辈中却是排行老大,与他一母同胞的弟弟杨孝祖、杨淦意分别是我们这一辈中的前三位,六叔杨希忠的两个儿子杨彬意、杨渊意接下来排序为老四和老五。由于女子不参与排序的缘故,我这个来自父辈中老三杨希恭家的孩子,就只能够屈居老六了。
   兄弟们虽然从小就同居于一座城市,由于年龄上的差距和各自生活环境的不同,兄弟们交集与聚会的机会甚少。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茂祖大哥调任蚌埠酒厂担任基建科科长,与我所在企业同属于蚌埠市第一轻工业局所辖,又都是在企业担任领导职务,经常见面的次数便大大增加。有几次我们同时组团参加省政府和轻工业厅重点项目的申报与审查会议,白天在一处办公,晚上住在同一家宾馆,我们是堂兄弟的关系很快就在人们中间公开,于是每次都会被安排在同一个房间内住宿,每天吃、住都在一起,一有空闲就拉起家常,晚上常常一叙就是半夜,很容易忘记时间的存在。
   杨家的祖训是“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这十个字。杨家的先人们和杨家子弟几乎都是按照这个模子铸造出来的一般。茂祖大哥可以说是在这个方面的领军人物,既称得上“承上启下”,又可以说是我们这一辈人中的极好典范:为人谦恭礼让,处事沉稳得体。厚重之中多一分木讷,忠厚之中少一分灵活。
   记得有一次临近中午时分,市里通知几家单位重大项目负责人立即赶往省里去参加省政府计经委当天下午召开的协调会议,恰巧我与茂祖大哥分别都在其中。中途路过一个叫曹庵的地方,大家胡乱点了几个比较简易的菜肴,吃完匆匆忙忙地上车赶路去了。不料车子开出十多公里,司机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今天中午的饭多少钱?”有人说:“你结的账,你自己不知道?”司机说:“我没有结。”那人说:“你饭碗一丢就跑出去了,不是去结账干啥去了?”司机说:“我突然肚子痛去了趟厕所,回来看见你们都上了车,我就跟着也上来了。”直到这时大家方才明白,今天的午餐无人付款。有人说咱们又不是故意的,既然都走那么远了,不如回来时路过这里咱们还到那家饭店去吃饭,两次饭钱一起付不就得了。茂祖大哥却认为这样做十分不妥,坚持的结果是要求司机立即掉转车头回去把钱付了。饭店老板一再解释说:“其实你们根本没有必要再赶回来,看你们一个个大干部的样子,那么急匆匆地赶路,就知道你们一定是有急事,绝不是故意不付饭钱。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但都会下次再来这里时给补上的。”
   凡是到过茂祖大哥家的老朋友都知道,茂祖大哥直到临去世时所住的那间不足60平米的老旧房子,还是几十年前茂祖大哥担任陶瓷厂厂长时分配的职工宿舍。就是这间形同危房的老房子里,曾经容纳过茂祖大哥夫妇俩以及他们的三个儿子和我的二娘(茂祖母亲)共计六个人。别的不说,茂祖大哥在担任市里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基建科长那么多年里,每年都会有多少新建职工宿舍经由他的手中从规划草图变为现实,可是直到如今,他依然还是守在那间简陋的无法形容的老房子里,其中所包含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层次故事,着实让人感佩之至、难以置信。
   茂祖大哥走了,他的三个儿子均已有了第三代,良好的家教后继有人,称得上子孙满堂、个个事业有成,人生所期盼的一切,茂祖大哥应该都已经有所齐备,如今大哥虽然悄悄地走了,但却为他堪称完美的人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茂祖大哥走了,带着一个家族多少代先人的淳朴风范离我们远去,也宣示杨氏宗族一个传统时代的终结。但是正像我在茂祖大哥灵前所撰写的那幅挽联里所说:
   一世英名怀仁守义修身齐家塑正果,
   两袖清风明礼执信高德重望示后人。
   我情愿相信,茂祖大哥一生所践行的杨氏家族多少代先人树起的良好风范和淳朴家风,定将会与日月共存,永远融入杨氏后裔的品行与举止之中,不断发挥着“祖德振家声”的不朽作用。
   愿茂祖大哥和方丽大嫂能够含笑九泉,灵魂安息!
  

共 273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