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浅谈——《人生八卦.是与非》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茶艺

  浅谈——《人生八卦。是与非》

  生活中,对立的东西很多,比如上与下的对立,从字面上看就是一个矛盾体,正因为对立时所产生的矛盾,故而造成错综复杂,其实,那是一种假象,一旦通过辩证,可以谐调对立与矛盾的统一,从而达到辩别谁是谁非,谁主谁仆,这一言辞,充分体现唯物主义辩证法的论据,不是在强词,而是在夺理。

   ——题记

  生活中的丑与美是对立的,两者纠缠不清,丑说:没有天,哪有地,没有我的丑陋,哪有你的美丽,你可以是鲜花,我就是陪衬你的绿叶,你不要得意忘形,我若消失了,看谁会去欣赏你?美说:天生我材必有用,你的存在与否跟我没关系,即便是没有叶子,只有花,四季照样温馨。其实不然,美与丑都是这个世界的因果,都有各自的存在价值,若真的没了丑,那么美丽就不是美丽,而只是一个固体。

  苦与乐,苦是生活中的常事,乐是生活中的常态,苦不堪言未必就是乐的慰藉,因为乐 乐于苦的滋味之上,没有苦的对比,乐又有什么意义,只有苦尽甘来的人,才乐的开心,乐于由衷。

  对于错,从来都是互相扯皮, 争执的上气不接下气,在没有分清楚对与错之前,错还理直气壮,列举1、2为其辩解,一旦尘埃落定,错只能是勉强为自己争得一点面子,让对给错0,01%的奖励,当然,对是通情达理的,对知道,如何没有错的奠基,没有错的投石问路,对也不会完全彻底,从感谢的角度出发,对应该给错一个下台阶,0,01%的奖励不为过,这也是做人的基本常识。

  黑与白,是两个极端,从不认可对方,黑说黑的优势,白说白的胜势,力理具争,互怀敌意,黑说:我的地盘我做主, 你休想踏入我半步领地,我以黑为傲,那是我的骨气,你是你,我是我,以后咱们互不搭嘎;白说:我一生洁白无瑕,我的东西都是一尘不染,不要用你的黑 玷污了我的清白,毁了我的名誉,今生我俩势不两立。

  好与坏,一直以来都是死对头,但好性情始终谦让坏脾气,好从来不想与坏争高低,好知道,要想一辈子好下去,很难,只有委曲求全,静心养性,才能做到洁身自好,不让人说东道西。正因为好的品性,坏才看不惯,经常与好作对,翻脸无情,小样,没有我的坏, 别人怎么知道你的好,没有我的坏,你人前人后好个屁,这辈子,坏小子就跟定你,看你能好到哪去?

  爱与恨,是与生俱来的,是父母给的基因,骨子里的印记,恨与爱,仿佛是娘胎里的一对孪生兄弟,只是性格差异,这种差异导致品格错位,爱苦口婆心地对恨说,我喜欢的东西,请你不必在意,我不喜欢的东西,也请你绕道而行,恨愤愤地说,喜欢你就爱,不喜欢你就弃,哪有这种道理,没有爱,哪有恨,是你爱先变挂,我才怀恨在心,你要么把爱放手,要么地死心塌,否则,我不会袖手旁观,爱到哪里,我恨就追到哪里,这辈子都形影不离。

  情与仇,是苍天用一根缘线,硬拉扯在一起的冤家,情犹如善良的女子,仇则是多情的克星,情不论走到哪里,仇都尾随在情的背后,因为情是活性动物,会移情别恋,仇就是看不惯情的所为,才不择手段,视情为敌,仇是恨演变过来的亡命徒,杀人不眨眼,比恨更可怕,恨是在心里徘徊,仇是在心里骚动,一有机会下手,情就遭殃,仇对情说,这辈子你休想摆脱我,只要让我发现情出轨,仇会红刀子进白刀子出,让情防不胜防。胆小怕事的情拍着心口窝说,我好怕怕……

  生与死,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生时很风光,死时很惨烈,死看着生 坦然自若 ,生望着死 一筹莫展,死妒忌 生的意义,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即便是死了,他的亡灵也要缠着生者,不能让生活的自在,活的开心。由此看来,死 一了百了 ,而生却要承担死的魂魄,所以, 生羡慕死的干脆,死的安静,死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超俗。生与死,情情结结一辈子,人生在世,只有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才不算枉费今生,生时活的洒脱,亡时才死的其所。

  后记:列举的对立与矛盾的统一,数不胜数,而每一种对立,都存在着矛盾的统一,这种统一是秤离不开坨的关系,没有天,就没有地,没有我,也就没有你,戏剧人生,老天爷就是这么安排的 ,不信,你也得信。

治疗癫痫的医院应该怎么选张掖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昆明哪里有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