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墨派年★家】天涯何处是故乡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语录
在湘西深处,沿着沅水往下走,在张家界和沅陵的交界处,传说中“湘西赶尸”的最后传人所在地一个叫七甲坪的乡镇,那就是我的故乡。   居民主要以土家族为主,白虎是土家族的神,我们有自己的语言、织锦、傩戏以及高大巍峨的土司王府,这里有神奇秀美的自然风景和神秘的土司文化,就是在这样的故乡里我生活了18年,我感谢着故乡的山水,它不仅养育了我生命同时洗涤着我的心灵及性情。   自上大学后就离开了故乡,从湖南到湖北再到江苏,跨越几个省份,辗转几千里,加上父母在外地上班,也基本未曾回去过,故乡也仅仅只是梦中的一个诗意栖息地。然而人自觉或不自觉的要担负一些东西,无论是那一方面,这个过程总是痛苦的。   有人说要“寻根”,以我而言,寻找这个根它的终极意义是什么?是不是要我以一种独特的眼光来审视自己目前的环境,使之向多角度拓展,使我的灵魂获得丰富的精神向度和意义空间?我的故乡,我已似乎找不到了那种真实感,一些生活的细节也被岁月慢慢侵蚀,我习惯于忘记故乡带给我的一切,恰好像一个丢失了包袱的跋涉者,没有了背负,精神也就没有了痛楚和重负。   不过你们猜对了,我时常不自信,在这样一个精神被拔根、心灵被挂空的时代里,我活的很游离,很受伤,任何有关儿时故乡的回忆都显得异常的艰辛和渺茫,我常这样自嘲:“浮萍漂泊本无根”,目前我这个状态和浮萍有什么区别呢?基本上是挂空了的,故乡我是回不去了,江南又缺乏扎根的地方,甚至连思想上的一点精神生活也没有了,活着真的成了一种负罪。   岁月已老,而时光依旧,人在途,心归何处?江南的雨巷,是我一生也走不完的迷途。   闲暇时,泼墨挥毫,却发现,手已生,情无迹,画面僵硬了无生机,江南这么诗意的地方,却没有让我咀嚼出清新而深厚的味道,我是多么希望我的灵魂能在三尺素纸上驰骋,伴随着一曲作古的歌谣,用岁月和生命铸就一条通往梦想的天路来写意人生啊!   月光,到是月光,不经意间跌落在了我干涸的心灵里,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你听,月光下哪些神秘的、来自耳边不太真切的私语像极了范宽《溪山行旅图》中那远去的驼铃声,洞彻而悠远,蔓延着千年的沧桑,我的心不是一团死水,只是故乡的影子怎样也荡不起了涟漪。   《般若般若蜜多心经》中有言:“心无挂碍,则无恐怖。”也许我一直都没有弄懂自己,我还想念着什么呢?还有什么可以让我幸福不用再搁浅了?如今我行走在江南的春天里,我怀着喜悦和不安,打开窗,远处的油菜花大片大片的闪耀着金黄的色泽,我已无需承诺,鲜明的金黄是那样的强烈,非常感人的给人暖暖的问候,纯净而自然。   以生存为借口,我逃离了故乡,我怎么也想不到,车程20几小时的距离,却要让我花费一生的精力去铺垫,我能抽身隐退吗,给自己一个自由的身躯,当天色晚下来的时候,面对无边的黑夜,谁能为我引领前方的路,抵达我梦中的家园?   一朝漂泊难寻觅,我今生遗落的故乡,想必是我前世衍生的梦,但愿在梦里,我能茶一壶、丹青一笔,任春风悄无声息的掠过脸庞,无拘无束的感受着生命的自由与快乐。      北京癫痫病医院排名黑龙江治癫痫病的最好医院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 ?乌鲁木齐哪个医院可以看好癫痫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