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这个女人,我爱了4年(外一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散文
摘要:三毛是魂断在感情里,还是文字里,我不作考究。至于她的死,像是迷一样的在困扰着每一个爱她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她的离开,终究是一颗陨落的流星,是一朵过早凋零的残花。我深深的爱上这个女人的时候,是因为一本《撒哈拉的故事》。他和荷西的平凡生活,在撒哈拉沙漠中,充满了朝气和爱意! (一)这个女人,我爱了4年   这个女人,我爱了4年!   朋友说我,会和她一样,终有一天会死在感情的文字里。   三毛是魂断在感情里,还是文字里,我不作考究。至于她的死,像是迷一样的在困扰着每一个爱她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她的离开,终究是一颗陨落的流星,是一朵过早凋零的残花。我深深的爱上这个女人的时候,是因为一本《撒哈拉的故事》。他和荷西的平凡生活,在撒哈拉沙漠中,充满了朝气和爱意!   也是那个时候,我开始羡慕荷西,这个男人到底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娶得这样一个可爱,才气的女人。作为旁观者,我在书中开始寻找三毛的点点滴滴。她愉快,幸福的生活,还有些无奈,痛苦的气息,像神秘沙漠里的沙子,穿插在岁月的痕迹里,总不是一帆风顺。   但这样的女人,喜欢流浪的女人,却深深得让我爱上!   你要问我,为什么会爱上;你若问我,为什么会深深爱上。答案千百个,也不及一份简单的爱。没有太多的为什么,也没有太多的理由,就像当初荷西遇见三毛那般,爱上了就爱上了,管那么多干嘛!   因此,这个属于别的男人的女人,作为不同时空的这个爱慕她的我,只能从文字里寻踪,寻踪这个女人曾经属于她的步履。我一直以为,我爱着她的时候,她还活着,还在撒哈拉。读着她和荷西的故事,我一直以为她还在那里。   曾何几时,有人告诉我,三毛已经死了,那个时候,我与三毛擦肩而过!   十几年后,有人告诉我,三毛已经死了,那个时候,我以为她一直还在!   直到今天,有人告诉我,三毛已经死了,这个时候,我爱她已经4年了!   这个女人的一生,短暂得教人痛惜,而她一生的故事,却又漫长得教人深思。不禁挺羡慕荷西的,那段撒哈拉生活,可爱的男人配着可爱的女人,真是沙漠里一段古老的传说。只是传说如今随着岁月,已经无踪无影。唯有一本书,一本记载着那段往事年华中最温暖的书,才能找到一丝,妄想找到一丝,这个女人身上,还残留在世间的温情。   三毛是个奇女子。在我看来,中国自古文化论坛上,作为女子作家的似乎也就三毛能让我这般倾心了。当初一个林徽因,让多少风流才子为之倾倒,她像是一朵被尊宠的花,在文字的国度里,享受着风流的浪漫。但是,这个才气横溢的女子,倒不能在我的心上占有一席之地。   我喜欢旅行,很多人总是说我现代版徐霞客。但其实,我多么的希望,你们说我就是那流浪的三毛一样。因为这个英年早逝的女人,在我的心里,像是爱情一样,盛开了花。昨日,是个爱情的日子,其实也是个平凡的一天,仅仅只是个日期的碰撞,让爱情像花一样,在这个冬季绽开。只是,却不知道在这个平凡的爱情里,却是一个女人葬送一生的夙愿。   还有多少人记着,三毛已经离开我们22年了。   一场冬雪,像是记忆里的碎片,飘洒在小城的各个角落。不知道今天的撒哈拉沙漠是不是也下着雪,不知道那里是否下过雪,不知道三毛的撒哈拉是否下过雪。我一直觉得,这样的女人总是与我有些牵绊,这在你们看来是一场白日做梦。但谁能知道,她死的那一年,正是诞生我的那一个春秋。   昨晚,我睡得很迟。抱着她的书,来到雪地里。死寂一般的周围里,被白雪所铺盖。三毛的书在我的怀里,这个女人的灵魂,我不知道在哪里,但我不会呼唤。因为此时的她,或许是撒哈拉,或许是在她与荷西第一次相遇的那个地方。不管她在哪里,我依旧在这里,抱着她的书,像所有爱她的人一样,静静的缅怀,一直静静的爱在心上!   其实,不论是在文学还是爱情的路上,三毛一直让我很敬佩,不经意间变成了爱慕。我想成为这样的女人,成为这样流浪的女人。在自己喜欢的世界里,寻找着自己那流浪的生活。撒哈拉的故事,永远是属于三毛的。但我想,也希望在下一个的撒哈拉故事里,会有我的步履!   2013新的一年又开始了,三毛的身影离我们又远了些,前方的路,又近了些。   故事在这里结束,在撒哈拉圆满。带着新的期望和期盼,三毛的人生在我们的路上,又开始作为下一个标点——我们在路上,在去往属于我们自己的撒哈拉沙漠,寻找属于我们的流浪生活!   有人说,三毛的爱情像是一个谜,到底她的归宿是随着荷西的死一并去了,还是残留在其他某个男人身上。关于这点,我从来不去过问。一个女人,她有她的生活和爱情追求,我不在乎这样的爱情有多大胆,或者是肆意。因为,三毛的爱情,像是她笔下的文章一样,深深地眷念着每一段属于她的念想。关于她的人生,短暂而漫长,作为默默她的爱慕者,不管三毛离开了多久,走了多远,我们仍旧在这里,在路上……   (二)戏子   她是一个女人,漂亮的女人,在舞台上,在粉黛背后,诉说着那美丽的爱情故事。女人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她演绎着风华绝代般的色调。在油彩的面容后,女人是哭是笑,依然美丽,因为她是戏子——   一生都在演绎着不同的角色,却始终找回不了自己。   席慕容笔下的《戏子》一诗,凄婉,沧桑。谁也不能读懂戏子真正的内心。戏子在台上,演绎着人生,而台下的观众,在人生中演绎着戏子。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像是一场不能醒来的梦,一旦醒了,那是告别人生最后的一场戏。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此话虽有肮脏龌龊之嫌,但也是有理。不过,关于后者,戏子无义,我想这内心的世界,或许她是一直活在故事中,演着别人的人生,说着不属于自己的台词,最后戏里戏外那生如浮梦的华丽服装,却再也不能脱下——穿上,你是别人,脱下你又是谁?   当台上,女人或嫣然一笑,或潸然泪下,故事的结局好与坏最终不过得来台上的一片掌声,还有那鲜花。当戏已落幕,灯光黯然逝去,台下空荡的位子,冷却的茶水,你像是褪去颜色的壁画,从此这场戏,开始尾声。女人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等待下一场戏,下一个人生。可怜这戏,没完没了,唱了一辈子,演了大半辈子,最终自己还在戏里。   戏子是美丽的,她的爱情,像是古老的传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结束。她像是一个魔术师,不断地转变自己,或青衣,或正旦,绝色美轮的一个眼神,像是在勾引着台下每一个观众。人们茫然了,迷失了,在戏中傍徨不定,台上这女人太厉害,演绎的故事,穿透了人生最丑陋的底部。所以,人们学会了伪装,学会了穿起青色褶子,抹上了油彩,开始演绎着虚实难辨的人生。   所以戏子说: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她在演戏。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女人这般沧桑无奈,却逃不过自由的束缚,她的步伐,慢而幽雅,却暗藏着不能摆脱的枷锁。深夜,戏子洗却面妆,对着镜子中,这个本该是真实的自己,倒觉得莫名的陌生。她不懂,也不明白,这个镜子中的女人,是戏子还是观众,或者谁也不是。一阵迷茫,一阵痛哭,戏子失去了自我的真实感。   我们在台上笑着,哭着,在台下哭着,笑着,戏子的人生,被捆绑得像是一部剧本。悲哀戏子的凄楚,也是在悲哀我们自己。谁是戏子,谁是观众,我是戏子,你是观众,你是戏子,我是观众,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换演,你是戏子,我也是戏子,你是观众,我也是观众,你笑我的同时,我也在笑你。   可怜的戏子,拿着剧本,本该高兴的时候,偏偏挤泪掩盖;本是伤心的时候,又偏偏强颜欢笑。这般牵强不能自由的人生,女人演绎得如痴如醉,仿佛真实的故事在我们眼前上演,却不知道这是一个早已被安排布局的荒芜世界。   女人,青衣美人般描绘,是多么的美丽。那一颦一笑,虚假了整个世界。人生的篇章中,真实的还有多少,而那荒诞的虚无还要继续到什么时候?借口说这是一场戏,每个人都在演戏,作为戏子,这场戏本就是个骗局。只是愚蠢的我们,做了戏子,却不懂得从戏里走出,更不懂得从戏外,看待那戏里的人生。   车水马龙,门庭若市,社会像是个奢华的大场景,角色虚化了现代人的真诚,而上演了一场装腔作势的矫情和虚伪,人与人之间的隔阂造就了戏子的演绎,人们在自私与猜忌中孕育了故事,然而在故事与现实中,又对纸醉金迷的渴望导致了无情与无义。可怜这场戏太漫长,迷失在戏子当中,我们失去了自己。   夜深人静时,才明白一点,憔悴的面孔原来是笑得这么累,哭得这般做作。可悲的是,明明知道这场戏没有完美的结局,还是奋不顾身的投入里面。   我们笑戏子演的太真,却不知道是我们自己太假。   迷恋这青衣,遗弃了那最舒畅的便衣,悲哉,做个看戏的观众,都是不甘安分,非得自己也去主导一场戏。只是心被蒙蔽,一生都在演戏!   死前,才恍然明白——原来我这一生,都在演戏!   江苏癫痫病的治疗价格武汉看羊角风到哪家医院好武汉癫痫去哪里治好湖北癫痫病哪里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