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暖冬有你】我的弟弟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与同事闲聊,同事问我有无兄弟姐妹,我有些情不自禁地自豪起来,说:“我有一个弟弟,还在念大学。”   说完这话,我开怀地笑了起来。在这冬雨绵绵的天气里,一股热浪正缓缓涌上心头。   人的记忆是从几岁开始,我不知道。但我对弟弟的记忆,很早,早到他还蜷缩在母亲肚子里时。如此算来,我从三岁半起,就隐约记事了。   弟弟出生在秋天的一个深夜,就在老家那间昏暗狭小的房屋里。那晚,母亲说她恐怕要生了,便让我挨着父亲乖乖睡。半夜里,我被母亲痛苦的嘶鸣声惊醒,继而吓得哇哇大哭。父亲拍着我的肩,柔声说:“别怕别怕,妈妈给你生弟弟。”于是,我便心安了许多,但还是忍不住低低啜泣。我躲在被窝里,默默等待着弟弟的降生。   听到婴儿的啼哭声,我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只见父亲怀里抱着个小人儿,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自言自语嘀咕:“果然是个男娃儿,是个男娃儿,哈哈,我有儿有女了,我的心愿满足了,我们这个家完美了,呵呵,呵呵……”   “我有弟弟了。”我在心里这样说。第二天,我又跑去跟邻家小伙伴炫耀说:“告诉你,我妈妈给我生了个弟弟。”邻家小伙伴是个独生女,从她惊奇、羡慕的目光里,我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自从有了弟弟,就有了说不尽的喜怒哀乐。   首先,母亲坐月子,我跟着吃了不少好东西,初次品尝了拥有弟弟的幸福。   弟弟满周岁,父亲买了一两小饼干,对我说:“今天是弟弟的生日,饼干让给弟弟吃,好不好?”为此,我大发脾气。后来虽然分到了两块饼干,心中仍有些不快。   弟弟三岁多,天天跟着我跑跑跳跳。我在院里的树干上绑了绳子,制成了秋千。我叫弟弟来推我,他便用尽全力使劲推。我荡出去老远,他还站在原地乐呵呵地笑。不料,我弹回来将他撞倒,后脑撞上一个尖锐的石头,血流不止。他哇哇大哭,我惊慌失措。母亲闻声赶到时,我一边用手捂住他的伤口,一边语无伦次为自己开脱:“不,不是我,是他自己摔倒的。”然而,事实摆在眼前,我只得低头认罪。母亲带弟弟上诊所,缝了四针。看着弟弟脑瓜子上的白色绷带,我心疼不已,更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言行羞愧难当。   弟弟上小学后,爸妈外出打工,我成了他的监护人。一日,放学后,他没有按时回家。我在河边的沙滩找到他时,他正与几个同学玩得不亦乐乎。我将他领回家后,罚他在板凳上跪了近一个小时。面对我的惩罚和教育,他默默流了几滴泪,却始终没有顶半句嘴。他听我话,服我管教,让我由衷地欣慰。   和弟弟相处的时光里,喜忧苦乐,举不胜举。我们一起挖坑埋零花钱;一起下河网鱼钓虾;一起抬水浇地、锄草施肥;一起背砖比赛,帮忙建新房……   时光如白驹过隙,成长是谁也无法逃避的现实。   因学业和工作,一直与家人聚少离多。两三年回一次家,也是有的。家乡在不断变化,家乡的人也一样。而久别重逢时,最让我感叹的是弟弟的身高,他竟已高出我半个头!虽然常在电话里听他说又长了几厘米,但听到的不过是一个数字,与亲眼看到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他像是突然间长高了,长大了,这让我一时很难接受。因为,他个头越高大,思想越成熟,那些专属于童年的欢乐、年少的天真就离我们越遥远。于是,难免又要狠狠感叹一番,时光匆匆,岁月无痕……   弟弟的身高让我感叹,而更让我惊叹的,是他的才华。   弟弟从小机灵,想法很多。但当他用泥巴捏成人或动物的形状,拿到灶台下去烧去烤的时候,大人们都骂他顽皮。后来看到成品,人们才向他投去些许赞许的目光,夸他脑子灵活。当他用毛笔,照着书本绘出一幅幅山水人物画时,人们终于认识到,这孩子果然有点艺术天分。弟弟上高中时,正式学了美术。素描、水彩,都有可以被称为“作品”的作品。   除了美术,弟弟更爱文学。说来惭愧,我并不曾读过他的作文。发现他的文学天赋,还是在他的QQ空间里。心情随笔、诗歌散文,字里行间,尽显非凡的才气。我开始关注他的每一条微博,每一篇文字。我惊讶地发现,他人缘极好,朋友很多,空间人气非常高。   一日,我发现他更新了一篇日志,名叫《洛林小记之开篇》。我激动地点开一看,竟是一篇侦探小说。一口气读下来,我被故事深深吸引的同时,更被他丰富的想象力,精湛的文字功底,惟妙惟肖的人物刻画所折服。于是留言大大赞赏,并催促他尽快更新。和我一样,他的朋友们也非常惊讶,看完后纷纷留言。有人评论说推理不符合要求,弟弟回复:“莫非李鬼见李逵,遇到大侦探了,嘿嘿。”看到弟弟的回复,我不由地笑了,为他的幽默,更为他良好的心态,开阔的胸襟。他不会因别人的质疑和批评耿耿于怀,反而很乐意听取他人意见,实在难得。   我打电话给他,鼓励他继续发挥想象,大胆地写。而他笑嘻嘻地说:“后面的故事,我已经构思好了,会有点恐怖哦!”于是,我被他的自信打动,同时也羡慕他才思如泉涌。   第二天一早,我一上线便看到他更新了小说,名曰:“洛林小记之枯井的呼唤(上)”。我迫不及待地打开,认认真真地读完,于是再次被故事吸引,再次为弟弟的才华惊叹。   我也爱好文字,也零零散散写过一些。但对于写小说,那时只是动了动念头,写了写开篇,从来没有一部完整的作品。看了弟弟的小说,我开始对写小说有了浓烈的兴趣。   弟弟视我为伯乐,我视弟弟为明灯。我们姐弟俩,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自然有着聊不完的话题。除了文学,还有哲学、艺术,以及社会话题、现实生活等,他都有他独到的见解。有时,我写了一首小诗,自我感觉良好,便发给他看,他的评论非常中肯。哪里好,哪里欠佳,绝不刻意恭维。   后来,弟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选择了他喜欢的数字媒体专业,于是知识面更广,会的东西更多更丰富了。他向母亲申请,买了台配置较高的电脑,自学各种应用软件,如处理图片、制作3D模型、电子书和动画等。于是,每当我有需要处理的图片,便发给他,他一定会说:“哦,这个呀,简单。”然后一得空,便弄好发回给我。每当这时,我心里总是美滋滋的。于是,我很快发现,弟弟好像成了哥哥,我竟依赖起他来。而他对我,也是百般迁就。   记得,有一年春节在老家,我非常怀念家乡的炸土豆,可这普通的炸土豆,已经很少有人卖,县城也只有一两家。然而,我实在馋得不行,不吃不可,于是怂恿弟弟帮我去买。弟弟二话没说,独自乘班车到县城,买了一大袋炸土豆,就又乘班车回来了。当他把土豆给我时,我高兴得不得了。打开一看,居然还是热乎乎的。要知道,当时的天气实在是很冷。后来得知,原来,在回来的途中,他一直把土豆捂在怀里……   还有,在家闲来无事,便玩一款叫《暴力摩托》的单机游戏,我因水平有限,没资格玩更刺激的关卡,弟弟便先把前面的关卡过了,然后大喊:“姐,到第三关了,你来玩嘛……”   我在家时,简直就是刁蛮公主。不仅是弟弟迁就我,还有爸妈和堂妹。只要我说:“不好玩啊,我们打牌吧!”然后,正在洗碗的母亲会说:“好,我洗完这几个碗就来。”弟弟则放下正玩得精彩的游戏,赶紧将堂妹叫来,凑成一桌,陪我玩牌。   其实,我知道,大家之所以这样迁就我,是因为我长年在外,很少回家。他们总想让我高兴,就什么都顺着我。他们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极力珍惜一家人相处的时光。因为这美好的时光,实在太短暂。   记忆一旦打开,思绪便有些收不回来。但还是回过头,再来说说文字。在江山注册,进入梧桐社团,我很快找到了从未有过的归属感,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里。这份喜悦心情,必须有人分享,才更有意义。于是,我与弟弟谈到江山文学网站。我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江山的各种好,并建议他也注册,我们聊了一个下午。他说:“真有这么好啊,我晚上空了去看看,现在先想个笔名。”   当天晚上,弟弟告诉我,他注册好了,叫“伏笔”。我雀跃不已。我没有建议他去哪个社团,我想让他自己感受,自己选择。第二天,在梧桐QQ群里,意外地看到了“伏笔”的身影。我心甚是欢喜。后来,我一直鼓励他发文,并建议他将那篇侦探小说重新修改,整理好后投稿。他一边忙着学习,一边仔仔细细修改,他说发现了很多漏洞,要好好修改完善。   终于有一天,他将小说发表了,名为《洛林小记》,是晚霞社长亲自编辑的。编按写的很好,文友也评论非常不错。然而,这篇文章没有得精。于是,我问他:“这篇小说没有得精,你没有因此气馁,没有不开心吧?”他爽朗地说:“那倒没有,几年前写的,的确稚嫩了些。”   我知道,他没有说谎,他还是那个心胸宽广,开朗自信的弟弟。我为他自豪,为他骄傲。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有这样一个弟弟,实在应该感恩。”   写到此处,脑海里突然蹦出另一个话题:   当今社会,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也许是经济条件不允许,也许是父母自己不愿多要。不管什么缘由,我想,没有兄弟姐妹的孩子,成长的路上一定少了不少欢乐吧?   思索着这个问题,我望了望窗外。外面冬雨依旧,我心,温暖如春。   郑州癫痫病哪里最权威西安中际癫痫医院昆明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武汉羊癫疯哪个医院看的好